分娩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分娩 > 分娩方式 >

美妈分享泰国剖腹产的生产经历

999怀孕网 发布时间:2016-04-18
核心提示: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在经历十月怀胎,到了孕晚期都会被行动不便而弄得自己很被动。虽然严重的早孕反应很折磨人,虽然肚子上会随着月份的增加而添上花纹,虽然十个月感觉有点漫

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在经历十月怀胎,到了孕晚期都会被行动不便而弄得自己很被动。虽然严重的早孕反应很折磨人,虽然肚子上会随着月份的增加而添上“花纹”,虽然十个月感觉有点漫长,但麻麻却总是感觉很幸福。

预产期一天天临近,妈妈的心情也会跟随着一天天变得激动起来。今天是我家小妞妞一周岁的生日,每次看着他那可爱的模样,脑海中就立马会浮现出她出生时的景象。于是我决定,趁着如今记忆还比较深刻之时,把这个分娩记录给写了下来。

我家诺诺是在前年8月底或9月初受孕的。当时还在调养身体的诺诺娘,正准备趁九月底诺诺爹放假带诺诺娘回国探亲的时候做个全面的孕前检查,就开始补充叶酸之类的营养品,计划12月怀上宝宝。

离回国还有一周的时间,诺诺娘就发现自己食欲不是太好,不喜欢吃肉类,以为是要回家探亲了,归心似箭没有心思吃饭。后来找出之前因为生理期失调买的验孕纸,在回国探亲的前两天早晨,偷偷在洗手间发现了诺诺的存在。

当诺诺娘拿着两道杠跟诺诺爹汇报的时候,诺诺爹完全傻在那里,当时状况现在回想起来是相当的可笑。

后来就是回北京探亲,在北京的五周时间里,诺诺娘经常忘了自己的孕妇身份,四处逛荡。除了肉类不喜欢吃,各种好吃的,吃了个遍。当时因为很希望自己可以生个女孩,超级迷恋吃麻辣烫和川菜。在北京的五周时间飞快,怀孕第二个月诺诺娘和诺诺爹又飞回了曼谷。

第一次见到诺诺

回来后不久,也就是诺诺第十一周的时候,诺诺娘在曼谷国立希里拉医院建立了档案,因为泰国皇室都在这家医院,所以诺诺爹选中了这家医院。也就是在这一天,诺诺爹娘第一次通过B超机的显示器看见了仅有不到六厘米的小诺诺!

在诺诺第十四周的时候,诺诺娘在一天晚上去等候诺诺爹下班一起外出吃饭的途中,不幸被野狗咬伤了左腿。这个意外吓坏了诺诺爹娘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等亲友,好在医生看了告诉诺诺爹娘,不要太担心,按时打针就没有问题。于是在之后的七个月时间里,诺诺娘一共注射了五针狂犬病疫苗和两针破伤风。

孕期不小心被野狗咬伤

时间慢慢地过去,在诺诺在第十六周的第二天有了第一次明显的胎动。也是在这周,诺诺爹娘第一次通过四维彩超看到了诺诺的样子,也被告知诺诺是个男宝宝。

诺诺在妈妈肚子里一天天长大,终于在二十四周,也就是2011年情人节这天,送给诺诺娘了第一道妊娠纹。随后在第三十周开始,诺诺娘的手脚开始肿起来。

时间走到了诺诺在妈妈肚子里的第三十六周,诺诺终于转成了头位,这表示诺诺开始在为出生做准备了,这时诺诺已经3538克(7斤)了。

第三十八周,诺诺入盆了,这代表诺诺随时都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了,这让诺诺的长辈们尤其地兴奋,也让诺诺爹娘出奇的紧张。

第三十九周零五天,也就是诺诺月产期的前三天,诺诺娘在例行检查的时候被告知已经开了一指了,这是诺诺就要出生的先兆,在医院观察了两个多小时后,医生还是让诺诺娘回家等待产程的真正到来。

结果这一等就又是一周,再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和护士都傻眼了,不明白为什么诺诺娘又一次来到了医院,在她们的意识里,诺诺早在上周体检后的一两天内,就已经出生了。这下医生再一检查,一周时间,依旧是只开了一指。医生算了算,已经过了预产期六天,直接安排入院。

2011年6月6日晚八点左右,诺诺娘被安排进了医院产科待产室。独立的单间里,只有诺诺娘一个人。洗了澡躺在床上,绑上了胎心监护仪和宫缩检测仪,马上有护士过来给输液,说是打催产素,预计到凌晨两点左右,诺诺娘的宫缩就会达到每五分钟一次了,等到那时候按铃叫她。然后给了诺诺娘一个电视遥控器,让自己无聊就看电视,就出去了。

之所以安排剖腹产,除了预产期已过的原因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40周的诺诺已经达到了九斤重。看看诺诺妈孕晚期的肚子,大得夸张,上面还布满了触目惊心的妊娠纹,像个花瓜似的

诺诺娘在待产室里无聊地在新闻、综艺节目、连续剧和闹剧中换着台,反正全是泰文,听也听不懂。这时进来一个大夫,诺诺娘赶紧对她说饿了想吃饭,结果人家说吃饭时间已经过了。诺诺娘对医生说想让诺诺爹帮忙买点儿吃的,可是医生不同意,说随时要生宝宝,不能吃东西。诺诺娘假装听不明白,需要家属翻译。护士只好把诺诺爹请进了待产室。

经过一番交涉,诺诺爹留在待产室里陪诺诺娘两个小时。就在诺诺爹陪着的这段时间,诺诺娘偷偷吃了诺诺爹兜里的一大块儿巧克力。快到二十三点的时候,诺诺爹又被请出了待产室,去门外大厅里等候消息了。诺诺娘就在焦急地等待宫缩和阵痛的到来中,度过了在待产室的一夜。

两大瓶催产素和一小瓶生理盐水注射完后,也到了6月7日早晨七点了,护士和大夫换班时间到了。换完班以后,又来了几位护士和一位大夫,说是检查开指情况。一阵折腾以后,诺诺娘见红了,被告知开了三指。可诺诺娘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就是胎心监护绑时间久了,腰很酸!

这时诺诺爹又被批准进来了,医生跟他汇报了一下情况,说让诺诺娘准备吃点儿早饭,然后向主任汇报一下,看看是否要继续打催产素,还是安排手术。

等医生护士离开以后,诺诺爹拿出早就买好的牛角面包递给诺诺娘,因为诺诺娘每次检查都是下午四点半以后,所以从住院当天的晚饭就没吃,一直饿到第二天早晨,这对孕期食量一项很大的诺诺娘是一种摧残。诺诺娘三下五除二就吃了两个牛角包,正准备继续奋战的时候,医生回来了,推着一台B超机。

医生给诺诺娘又做了一次B超,说诺诺估计在八斤三两左右,可是诺诺娘身高很高,应该可以试着自己生。她去向主任汇报,然后再来告诉诺诺爹娘她们商议的结果。

过了五分钟左右,进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问了诺诺娘的反应,他说从仪器上显示,诺诺娘是有宫缩的,没有痛感也许是对疼痛不敏感。我勒个去,要知道诺诺娘平时最怕疼了,结果关键时刻变得没痛感了!但是一夜的胎心监护发现诺诺有两次胎心都降到110次以下了,又过了预产期这么久,所以建议尽快手术……

诺诺娘一听就傻眼了,弱弱地说了句,我刚吃了两个牛角包!医生一听就惊了,说你也太快了!那就安排六小时以后吧。

终于,在2011年6月7日中午十二点半,诺诺娘被推进了手术室。备皮消毒以后,诺诺娘被抬上了手术台,医生让侧身抱着膝盖。这对诺诺娘这个大肚子来说,是出奇的困难啊!终于在三个护士一个医生的帮助下,麻醉师分三次,给诺诺娘注射完了麻醉剂。然后就是绑手绑脚,立支架。诺诺娘除了头上方站立的麻醉师,啥也看不到了。

戴上氧气以后,麻醉师用一个东西在诺诺娘脖子处扎了一下,问疼吗?诺诺娘说疼!过了一分钟,又在胸前划了一下,问有感觉吗?诺诺娘说有,但不疼。麻醉师说,那就要开始了?诺诺娘突然一阵反胃,赶紧叫停。各位医护人员一阵手忙脚乱,因为手脚已经被固定在手术台上了,所以麻醉师用手托住诺诺娘的头,另一个护士拿了一个小盆接住诺诺娘吐出的呕吐物。

结果诺诺娘干呕了很久,就是吐不出来,最后麻醉师说,我给你加一点儿抑制呕吐的药物,但是这种药物会使你精神涣散,你一定要打起精神,坚持到看到你的宝宝。诺诺娘点了点头。药物随着生理盐水注射进诺诺娘手腕,很快就没有恶心的感觉了。

诺诺娘抬头看着无影灯,发现灯的外轮廓围着一圈金属。金属的反射正好可以看到自己的肚子,于是诺诺娘就看着医生打开腹腔,慢慢剖开子宫。这时就听见有抽水的声音,估计是在把羊水吸干净。想着就要见到诺诺了,诺诺娘一下子振奋了起来。好久好久,终于安静了。

这时突然有一个护士爬上了手术台,诺诺娘吓了一跳,扭头问麻醉师,她要干嘛?麻醉师说,两个护士都没拽出来诺诺,所以她要上手术台,把诺诺像拔萝卜一样拔出来!诺诺娘听着觉得太匪夷所思了。这时候就觉得嘣的一下,护士下了手术台。诺诺娘听见了两声哭声,然后就又恢复安静了。

护士说宝宝出来了,十三点十分,4480克(约9斤),53厘米。诺诺娘紧张地问麻醉师,怎么没声音了?麻醉师说你宝宝好像在睡觉。这个时候,一个护士来到了诺诺娘的旁边,抱着一个红红的小孩儿。说看看你的宝宝吧。诺诺娘赶紧定睛看去,一个紫紫的肉球……医生问,看见什么了?

诺诺娘赶紧回答:是男孩。然后赶紧对护士说,我想看看他的脸。护士把诺诺的脸转过来,诺诺娘终于看到了诺诺:长长的眼睛上扬的眼角,像诺诺爹。小小的嘴巴深深的人中,像诺诺娘。

诺诺娘下意识地对护士说,我可以亲亲他么?护士把诺诺抱近诺诺娘,诺诺娘亲了亲诺诺冰凉的小脸蛋儿。诺诺感受到妈妈的吻,睁开了一只眼睛。哇塞,好亮的眼睛,没有眼白,全是黑眼珠!诺诺娘自言自语,说了句:他眼睛好亮。护士没听懂,对诺诺娘微笑了一下就把诺诺抱走了。

接着就是缝合了,诺诺娘手术最痛苦的时刻到来了。因为之前呕吐耽误了一些时间,到缝合的时候,麻药劲儿慢慢退去了。生缝啊,四层,最外面贴的胶布。每一次缝合,每一次拽线,每一次打结。全都有感觉啊!!谁说诺诺娘对疼痛不敏感了?疼得诺诺娘俩眼直冒金星啊。

终于耗时二十分钟,缝合完毕。推出手术室以后,要在观察室观察两小时才能回病房,这个时候,另一个痛苦来到了。脸上奇痒,是麻药过敏!最后被抓得全是红道子。诺诺爹在医生的陪伴下,破格进入了观察室。

两小时后,终于回到病房了。二十四小时以后,终于和诺诺团聚了!三天后出院,七天后回医院查伤口,拆掉外面的胶布。这就是我的生产经。

一年以后,诺诺周岁生日,写下了这篇日志。希望给自己和诺诺留下些纪念!祝诺诺一周岁生日快乐,健康成长!

    本文地址:http://www.huaiyun999.com/fenmian/fenmianfangshi/120937.html

怀孕周期